欢迎访问漠河合伙人旅游网官方网站!
漠河旅游包车

新闻分类

产品分类

联系我们

漠河合伙人旅游网

全国服务电话:18714575866

网址:www.luvmpetz.com

地址:黑龙江省漠河县西林吉镇26区-私-7


漠河旅游趣事漠河的民间故事-醒世一拍手掌参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新闻中心 >> 旅游趣事

漠河旅游趣事漠河的民间故事-醒世一拍手掌参

发布日期:2017-06-16 作者: 点击:

在黑龙江省茫茫的大兴安岭群山之中,多生有奇珍异物。有一种名叫“手掌参”的植物就十分奇特,这种参的根部活像一只孩童的手掌,丰满而白嫩。具说这种手掌参的药用功效竟不在人参之下,成为东北奇药之一。

  关于这手掌参的来历,在黑龙江边还流传着一个十分惨苦的故事。相传,在明朝万历年间黑龙江边住着一个叫吴良之的人。娶妻张氏,生有一儿一女。长女名叫应莲,儿子叫士佳。那张氏生来身体孱弱,就在女儿应莲七岁那年冬天一病不起。做丈夫的吴良之只知自己快活,对妻子的病问也不问一句,那张氏便不过三月撇下一双儿女,自去了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这吴良之本是村里一个破落户,早年家中富足,娇生惯养,与那些不良子弟搅在一起,早早就学会了赌嫖的营生。十九岁上老爹为他娶了媳妇张氏,那张氏性情怯懦,也管不起这混账魔王。就只看着这没眼的霸王如脱了缰的野马,变本加厉地一路浪荡下来。他老爹与他老娘见儿子不成人,每日活在村人的白眼中,便觉对不住列祖列宗,某一日心里一狠,竟丢下他自己寻了短见,到那边亨“清福”去了。爹妈死后不久,张氏也相继病死。这吴良之更是有恃无恐,整日花天酒地眠花宿柳,没几年,可怜这点家产便被他挥霍一空。

  家姐弟两个有爹似无爹,无依无靠,常常吃不上饭。村里的好心人便时常舍上一顿半顿,姐弟两竟也活了下来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这吴良之原有一个相好,名叫杨花,生得身段妖娆体格风骚。住在村子西头。早年死了丈夫,遗有一女,名叫芬儿。因这当妈的不正经,连累得孩子头脸上生疮,整日于左眼角处烂疮不好,如糜烂桃花。平日里,这杨花就靠了出卖色相为生。这吴良之手里的钱十之八九落到了杨花的手里。如今吴良之见死了媳妇,他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如何过活?便想着趁自己手里还有几个棺材本,娶那杨花过家,也好应对剩下的日子。主意一定,便于某次苟且之后对杨花说了自己的主意。那杨花虽然风流,但毕竟是女人,女人心里总盼着有个结果,只是自己名声在外,量在本村里是不会有谁肯娶自己的。本想再过一二年,挣下几个过河钱就回老家,再寻外生命的结果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不想这吴良之却有了这想头,也正中了她的下怀。嘴上却不肯马上应了,装作扭扭捏捏,左思右想地。那吴良之心里就发虚,心想自己今天竟混得连这婊子也挑拣起自己来了,有了这想法,心里便更怕失去这杨花。心里一急就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尘土里,叩头如捣蒜。口里说着只要杨花嫁他,无论什么自己都肯应的。那杨花见自己目的达到了,就说:“按说,一个女人出一家进一家地也不容易,随随便便地进了你家门,以后的日子也难。你要真想娶我,那就得三姑六婆,明媒正娶才行。你要是心里有我,咱就明明白白再不用偷偷摸摸的了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吴良之见杨花应下了,立时心花怒放,连连点头应下。第二日便使了银子,请了媒婆两说合了,第五日便备上酒席,算是过门了。只是那来吃酒的却没有几个人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两家合一家,要都是心地周正的人,倒也是好事。两个大人相互帮衫着,把孩子拉扯大。必是功德一件。可吴良之与那杨花本不是将心思放到前途上的人,两个才新鲜不足半月,杨花便生出许多无名烦恼。原来吴良之这两个孩子成了杨花心里头的鱼刺,尽管这两个孩子尽量小心,却躲不开杨花那个芬儿的侵扰。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芬儿这一年十岁,也许是家教不良,这孩子自小就孤僻古怪。她不准别向她脸上看,她不说话也不准别人说话,说话时看她脸不行,不看她脸也不行;吃饭的时候她喜欢的菜别人不许吃,谁吃一口,她立马把桌子从炕上给你掀到地上去。

   应莲大些,心也乖,就尽力躲着芬儿。可士佳才四五岁的小孩子,肚子里饿得受不住,便与芬儿争,那芬儿便一天几次地打士佳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应莲见弟弟饿得受不了,便偷偷带弟弟出去,到村子里要点吃的回来。不敢让杨花知道,知道了就说是这两个孩子在外面埋汰她,除了自己动手打这两个孩子,待吴良之从外面回来,杨芬便告士佳的黑状。吴良之早被杨花制服,自然言听计从,那小士佳便还要着父亲一顿毒打。久了小士佳也让她打皮实了,就和芬儿对着干。吴良之也不管,随他们闹去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吴良之虽然不务正业,却与同村一个叫刘老大的猎户关系颇近。平日无处玩耍时,便与刘老大一同上山打猎,时不时也能弄些野味回来。那刘老大平时也听说吴良之与那杨花虐待这两个孩子的事,常常规劝吴良之,那吴良之只当耳旁风,并不往心里去。这年即将进冬,刘老大找到吴良之,对他说眼瞅说就要进冬了,六道沟里有几只四不像子,咱们上山挖几个窖,窖两只四不像子,也好冬天给家里填些油水。吴良之原本这几日手头紧,无处耍钱,正闷得慌,听刘老大一说,自然应下,第二日便带了锹镐与刘老大一同上六道沟挖窖去了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所谓窖,这是生活在黑龙江边的人常用的一种狩猎方法,一般是对付鹿、四不像等大中型食草动物。找到这些动物经常出没的山坡或平地,挖一一米多长,半米左右宽,两米左右深的坑,四壁垂直。上面覆盖些细枝干草,动物从上经过,落入坑中,便可折颈而死。

  不知是刘老大水平有限,还是选址有误,那三四个窖坑挖好后,却一只猎物也没捸着。就一直放弃在那里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,这一日已是隆冬腊月。从进了冬,应莲姐弟两个就没吃过一顿饱饭。这一日是,小士佳饿得走路打晃,就对正剁鸡食的姐姐说:“姐,我要饿死了”。应莲一听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小声说:“一会儿姐姐领你出去,上刘大爷要点吃的。”说完放下手里的刀,看杨花搂着芬儿睡着了,就悄悄领着弟弟溜出家门。姐弟两来到刘老大家,应莲对刘老大媳妇说:“大娘,我弟弟饿得快不行了,您给我弟弟点吃的吧。”刘老大媳妇知道这两孩子的处境,也心疼,就赶紧给两个孩子盛来些剩饭,看着姐弟两狼吞虎咽地吃完。又拿了两个饼子揣在小士佳怀里,让他们晚上饿了吃。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姐弟两千恩万谢地离开刘老大家,悄悄回到自己家。不想杨花和芬儿已经起来,正站在应莲未剁完的鸡食跟前运气。见这两个“不省心”的从外面回来了,杨花扬手就给应莲两嘴巴。小士佳见姐姐挨打就拦在姐姐身前,梗着脖子看杨花。那芬儿看这小子竟敢瞪她妈,竟一下跳到士佳跟前,拎起一根木棒就追打小士佳,那小士佳瞅准了机会,一把抢过木棍,照芬儿脸上就是一下,不巧正打在那朵糜烂桃花上。芬儿大叫一声,杀猪般嚎叫起来。杨花一见芬儿脸上全是血眼睛立即就红了,心里大恼。一时竟迷了心窍,拎起那应莲剁鸡食的那把菜刀,按住小士佳一刀下去,竟将小士佳右手生生齐根剁下。小士佳大叫一声立即昏死过去。应莲听到弟弟叫声从迷途中回头一看,见雪地上鲜血四溅,弟弟已经倒在了雪地当中。刘大娘给的两个饼子也从士佳怀里滚了出来,杨花见了一把抢在手里,似得到证据一般,叫道:“我怎么说,一天天你们不缺吃不缺喝,却上外面偷人家东西,还留着你们干啥,丢人现眼的杂种……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应莲拾起弟弟的手,吓得抱着弟弟“哇哇”大哭,不知怎样应对眼前发生的一切。杨花边骂边抢过士佳的右手。破口大骂:“根不正,苗不正,结的葫芦也歪歪腚,上梁不正下梁歪,你们老吴家没一个好造……”边骂,边将孩子的手扔过房顶,丢进了屋后的雪地里。

  应莲把弟弟抱回屋里,找来自己的衣服包上炉灰帮助弟弟止腕上的血,连勒带绑好久才止住。应莲就守在弟弟身边哭泣不止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晚上,吴良之从刘老大家喝得醉醺醺回来。杨花不等他进门就破口大骂,一时竟把吴良之骂笑了。他进了屋子小声下气地哄杨花,问杨花怎么了?杨花就一把拉过芬儿,让吴良之看芬儿的脸,这会儿芬那张脸已经肿了起来,像一个圆馒头。吴良之就问是谁干的?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杨花大哭起来,对吴良之说:“这日子没法过了,这都是你那两个狗崽子下的黑手,你说怎么办吧?这两外狗崽子不除了,我是不跟你受这窝囊气了。”

  吴良之立即没了主意,小心倍着不是问杨花:“你说,你说怎么办吧。”

  杨花突然停下哭声,咬着牙说:“今晚你就把那两外狗崽子弄出去,不整死他们你也别回来,他们不死,我是不跟你过了。”

  吴良之听了这主意,一跺脚说了声:“成!”便返身出了屋,到院子里套爬犁去了。

  这是一个阴暗的夜晚。吴良之套好爬犁,来到应莲和士佳的屋子里,对应莲说:“走吧,我送你们上你姥姥家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应莲止住哭,想姥姥死了多少年了,爹说这话要干什么呀?但她却不敢多问,就抱了弟弟和吴良之出来上了马爬犁。吴良之操起鞭子吆喝了一声:“驾”,便消失了夜色之中。

  吴良之赶着爬犁一口气来到他和刘老大挖的一个窖坑边上,对应莲说:“到了。”

  应莲四下看看,觉得不对,就问:“爹,这是哪呀?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吴良之说:“一会儿你们就能看着你们的姥姥了。”说完,一把将应莲推进了窖坑里,接着又把士佳也扔了进去。在他返回身的时候,他听到了应莲哭喊的求救声。吴良之就像没听到一样,一个人赶着爬犁回家去了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这天夜里,刘老大做了一个奇怪有梦,他梦见自己的窖坑里掉进了两只小鹿,待他细看时那两只小鹿却变成了两个孩子。第二天一大早,刘老大心神不宁,也没叫吴良之,一个来到六道沟,他远远就看到雪地上有划过的爬犁印,他想这吴良之真他妈不地道,可能他已经把猎物弄回家去了。待他来到窖坑边向下一看,竟吓得“妈呀”一声跌坐在了窖坑边上。他看到两个一身雪的孩子,紧紧抱在一起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刘老大连滚带爬跑回村子,叫了几个青壮小伙子,来到窖坑边,七手八脚将那两个孩子拉上来。一看却是吴良之家的应莲和小士佳,那应莲几乎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全部包在了弟弟身上,两条胳膊紧紧地将弟弟抱在怀里,但两个孩子早已冻成了冰砣砣。那小士佳的右手上包着厚厚的一层炉灰,手已经不见了。

  村里人匆匆忙忙把这两个孩子拉回村子里,来到吴良之家,那吴良之正搂着杨花睡得正香。

  村里人人气炸了肺,刘老大一把从被窝里把吴良之揪出来,掼到地面上,问他:“应莲和士佳出事了你知道不知道?”

  吴良之迷迷糊糊地说:“我把他们扔了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刘老大一听,疯了一样骑在吴良之身上一顿猛打。有人来拉起刘老大说:“这样的畜牲打也没用,报官吧。”那杨花却裹在被窝叫着:“刘老大欺负人了,刘老大欺负人了——”

  刘老大狠声骂道:“你这个恶魔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说完嘱咐人看好这两个畜牲,自己向官府衙门走去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官府以少有的公正态度审理了这起谋杀亲子案件,在村民难消的怒火声中,官府将吴良之和杨花扒光了衣服绑在江边一棵大树上,直到快冻僵时,村民要求官府给他们点天灯。官府乐得顺应民意,便将这两个恶男女双脚倒挂在树上,烧上煤油,一把火点过去,将吴良之与杨花活活烧死。空气中长时间流淌着一股难闻的烧焦气味。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芬儿失去了爹娘,一个人在官府的照顾下生活。第二年冬天一个夜里,她不知发什么神经,竟来到冻死应莲和士佳的那个窖坑边上,一失足跌落下去,一宿过去,已经冻成了冰人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有一年秋天,刘老大偶然走过吴良之住过的那间房子,发现在他们后院的草窠里长出一株奇怪的植物,多重草叶,相互包裹着中间开出一串紫花,自己却从没见过,就找来一根小木棍,挖出那植物的根,他一下子愣住了,那草根竟是一只小孩子的手,丰满而白嫩,五指分明,关节历历可见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刘老大一见那手,便流下眼泪来。他将这小手拿给村里人见,皆瞠目称奇。刘老大说这就是让杨花剁下的那只小士佳的右手。虽然这说法没什么根据,但村子里的人都愿意相信这手掌一样的植物就是士佳之手所化。即当它是为人体所化,故称此物为“手掌参”。而对那两个恶人,更加鄙视而唾弃。
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luvmpetz.com/news/367.html

相关标签:漠河旅游

最近浏览:

欢迎给我们留言
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。
姓名
联系人
电话
座机/手机号码
邮箱
邮箱
地址
地址
上海快3开奖结果 上海快3开奖记录 上海快3走势图 上海快3平台 上海快3 大家乐彩票注册 上海快3 上海快3走势图 上海快3 上海快3